• 2008-06-24

    行猫 - [平时写的短篇小说及杂文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ouwenq13-logs/23477304.html

    砰。时空已经大开。
    小姐,先进。猫先生有礼貌弯身迎接。
    小女孩后退半步,布娃娃紧紧地捉着小女孩的手。
    但是布娃娃不会动啊!?金鱼若无其事地吃掉沙丁鱼鑵头。
    继然你都吃鑵头,布娃娃会动又有什么出奇呢?不过布娃娃也的确不会动。猫先生托腮思考这个问题。
    为什么?小女孩问。
    布娃娃会动自然是出奇,继然猫也会说话,它也会吃鑵头,就算布娃娃会动也当然可以,但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,猫依然苦思冥想地说。
    问题?小女孩说。
    可是沙丁鱼的问题?金鱼抱着它心爱的沙丁鱼鑵头说。
    当然,沙丁鱼的问题自然是问题,但问题的关键自然是作为布娃娃这样单纯的玩具不具备出奇的理由。
    啊?
    即是布娃娃出奇不在布娃娃的人生选项中。
    猫先生拿出尺对刚才自己说出的答案丈量一下,然后还是觉得满意地将它折好,放回口袋里。然后猫先生说:
    小姐,先进。
        
    奔跑的兔总不停地问:舞会几时开始?舞会几时开始?
    三点。抱着沙丁鱼鑵头的金鱼说。
    你说什么?你说什么?早已奔跑而去的奔跑的兔说。
    三点,三点……抱着鑵头的金鱼对着远去的天空长叫。
    它总是这样。猫先生总是有礼貌地说。
    他为什么不停下。小女孩问。
    因为它是奔跑的兔。猫先生依然不失礼仪地说。
    奔跑的兔势必奔跑啊,你说是不是,鑵头?金鱼不屑地说,好像小女孩问了个极蠢的问题,然后 又摇摇鑵头,继续说:为什么我的鑵头不会说话。
    大概和奔跑的兔原理一样。然后猫先生若无其事地拿出雪茄,说:小姐要吗?
    不,笨猫,我的鑵头叫做沙丁鱼鑵头,不是叫做不会说话鑵头,或不会说话的沙丁鱼鑵头。
    猫先生还是递过雪茄,见小女孩摇头,又将雪茄收回,不在乎而且有礼貌地说:无论是沙丁鱼鑵头还是不说话鑵头,抑或不说话的沙丁鱼鑵头,还不是都,不说话吗,为什么不干脆叫不说话鑵头好了。
    你说什么!?这可是关乎一鑵沙丁鱼鑵头的命运,你这么一说,不是将千千万万的鑵头和这鑵沙丁鱼鑵头混为一谈吗!这对于你无什么,反正你憎恨鱼,但对于我来说,沙丁鱼鑵头是唯一的,千千万万鑵头,也只有这鑵沙丁鱼鑵头属于我,全世界我也只相信这鑵沙丁鱼鑵头,对沙丁鱼鑵头而言,属于我而且不会说话的沙丁鱼鑵头,全世界也只有这么一鑵。金鱼高举沙丁鱼鑵头在太阳底下,义愤填膺地说。
    猫先生打开伞遮住小女孩,免得给沙丁鱼鑵头折射光晒伤,然后猫先生向小女孩点了下头,微笑地说:你介意我吸烟吗?小女孩受庞若惊地摇了下头,猫先生拿出雪茄,伸出伞外,用折射的光点燃,还是有礼貌地说:如果不好闻的话,尽管向我说好了,好吗?
    嗯。然后小女孩奇妙地看着烟气奇妙地绕过她。
    猫先生收回伞说:沙丁鱼如果知道自己会给金鱼吃掉的话,大概沙丁鱼会投河自尽。
    然后小女孩还是问:沙丁鱼果真是这样死的吗?
    当然,因为河是淡水来的。然后猫先生望向早已晒晕了的金鱼,说:也许好多鱼也忘记鱼是无眼皮的。
    这时奔跑的兔跑回来,还是努力奔跑和,还是努力地问:
    舞会几时开始啊?

     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放烟花 2008-06-24
    暗堡 2008-06-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