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1-06-05

    猫与鱼 - [平时写的短篇小说及杂文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youwenq13-logs/133771142.html

     

    死人,普洱,以及美式咖啡

     

    我以前租住是四五十年的住宅楼,八楼,要走楼梯,楼梯是在中空位置,围绕着回廊,与现今房子不同的事,他的楼梯,回廊,以及中空面积都很大,是一般的两倍,因此你经常可以看见一些老人家,在回廊摆开桌椅茶具在佩谈天下,八卦家常,倒是舒心的感觉,所以租住下来.

    老房子的感觉与工业带来陌生感不同,人与人能轻易地打上招呼,家常几句,不时还能获得一两水果,小吃之类,所以每次上楼的时候,我都走得特慢特良好青年的样子,特别是四楼的何伯,他甚至请过我喝人参鸡汤.

    而这个故事恰是何伯告诉我.

    那时我继续装着贪得无厌的小鬼,坐在何伯门前设的桌椅,等候着那所谓多余的水果,奇怪的是,桌上除了已经彻好的茶外,还有一杯美式咖啡,于是自然问从房子拿水果出来的何伯.

    这时何伯笑而不语,,半刻,:不介意的话,我告诉你一个故事.

    于是倒掉冷掉茶,重新彻上新茶,说道.

    以前我并不住在这里,和妻子小孩与父亲一起住在沙面那边,后来父亲过世了,不久就搬了.

    何伯将第一轮的茶倒掉,热洗了茶具,重新倒上热水,动作很慢,手放上茶壶感受着温度或者思量着那话语的重量,可是看着咖啡,却不自觉地说着.

    不过父亲过世后,我们还是和父亲住了一段时间.

    我将茶喝掉,等待下文.

    毕竟是父亲,倒是并不怎么害怕,后来还聊上,比父亲还在的时候聊的东西还多,以前父子之间的恩怨倒是化解了不少,这说来可笑,不过可能人不在,大多事情倒是可以坦开来说,也没什么好介蒂的.

    似乎那时候,父亲还不明白自己已经不在这个事情,这样说也不对,倒是像将以前对父亲的回忆投射在这房子里面,因为父亲每一次出现的年龄样子多少有点不同,我还和三十多岁的父亲聊过,那时候他还当我只是个小孩.

    何伯干脆的呵呵大笑,我看,倒是挺像小孩的.

    可是后来我怀疑是否自己的心理问题,毕竟我也是个知识分子,而父亲每次出现也只是十分钟不够,那时候也只有我知道,不过后来妻子也看到了.

    这时候何伯彻掉旧茶,重新彻上新茶,脸上艰难地不自觉的笑着.

    妻子很害怕,,是很害怕,我试图解析这其实无什么,父亲不会害我们,也不会造成我们什么影响,可是…….后来还找了法师来驱魔.

    何伯将停在手里良久的茶喝掉.

    我很生气,和她大吵一架,后来她一回来就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面,不时就大叫,那阵子过得挺困难,其实我并不是不明白妻子,可是…….有些东西,你就是舍不得.

    妻子后来总归恢复正常了,因为父亲很久都未出现,我心里担忧,该不是真的给法师给驱掉,不过看妻逐渐恢复,虽有抱怨,也不好说什么.

    直到一天,小雯,我的小女儿,她拉我到阳台角落,跟我说悄悄话,她说:爸爸,为什么爷爷总是尊在那阳台后面放冷气机旁.

    这时候何伯手抚摸着咖啡,转着咖啡杯好几圈,继续说.

    我总是会放一杯咖啡在阳台边,父亲最喜欢就喝这个牌子的咖啡,他说,这就是潮,就是帅,虽然他从来都未喝过其它咖啡,他认为咖啡就是这样冲一下就好的,还不知道有蒸馏什么的.哈哈.

    我将何伯给我的苹果,瓣开两半,给了一半给何伯,.

    所以后来你还是搬了.

    ,毕竟妻子还是太害怕了.

    .

     

    临走之前,我还是问了何伯一个问题,后来你还有无有看见他啊.

    何伯笑而不语,他又转了咖啡杯一圈了,,有些时候,在的人,比不在的人重要.

    走的时候,我不知是否错觉,依稀地看得到那本应冷掉咖啡似乎还冒着一缕白气.

    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