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 二三事
      以前是喜欢安妮的书,因为同那时候的我类似吧,单纯浮浅,意外的计较,以为事情过了就过了没有得失,大概是过了那阶段吧,就轻易看到她写的都是虚的,只是形式吧,就有点像那时候籍着自己年轻四处叫嚣的我,也明不白自己叫什么,不过唯独这本二三事是可以再看一次,大概是涉及更多真实情感,明显知道人经历了亲人的死是如何长大的.採用电影的剪片的形式说故事,这点挻有趣的.

     

    亲爱的...我还不知道
      张悬,台湾的清新开心的那一派,这一派是现在还有心情买她CD的,第一门槛低不用懂,第二不要用脑,就是这两样就很已经有市场了.意外喜欢讨人厌的字.

     

    东京狂想曲
      根据东京拍的三个实验烂尾片,都是小意思,点到则止,有点怪趣,刻意地莫名其妙,其实是无什么意思,自圆其说吧了,本以为是可以看第二篇的片,但看第二次时却意外沉闷,有点类似情感视觉片避孕套.第一次用时好爽,但要你再用那套时,你就厌恶了.